X86和ARM相继断供,RISC-V或成俄罗斯唯一选择

【文/观察者网 吕栋】

在X86架构阵营的英特尔和AMD相继断供俄罗斯后,在移动终端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ARM也于日前宣布加入对俄制裁行列。这“zhe”些动作特别是ARM的断供无疑将对俄罗斯的科技自主产业发展造成影响。

但俄罗斯也并非立刻就会陷入瘫痪。一方面俄企的库存尚能支撑一段时间,另一方面还有RISC-V可供俄罗斯自研芯片选择,而RISC-V曾明确表示不持有政治立场。

对俄罗斯来说,芯片设计之外还有一个较大的难题――芯片制造。在台积电宣布遵守美国制裁后,俄罗斯多款自研CPU面临无法生产的风险。在西方行业人士看来,俄罗斯的芯片制造技术落后台积电15年左右,而日本断供关键材料和设备也将加剧俄半导体制造难度。

一位出口管制律师告诉观察者网,西方对俄制裁将在很大程度上推进美国为首的新国际制裁“cai”联盟的形成,一个新的“巴黎统筹委员会”乃至新冷战组织可能会在俄乌冲突的背景下快速出现。而对俄制裁措施和经验将可能被美国复制使用在中国身上,这是我们需要突出防范的〖de〗。我们要从宏观和技术细节上深入研究该制裁体系的发展,以及其可能对中俄乃至世界政治经济局势带来的巨大影响。

三大主流CPU设计架构

ARM断供将是“毁灭性”打击?

当地时间3月18日,ARM在发给国外通信行业媒体Light Reading的一封邮件中称,“为了遵守英国、欧盟、美国和其他国家 *** 出台的出口管制和经济制裁措施,ARM已暂停向俄罗斯客户和合作伙伴交付产品和提供支持。”

ARM总部目前位于英国,但该公司的所有权属于日本软银集团。与英特尔、AMD、英{ying}伟达等公司不同,ARM不销售半导体成品,但该公司提供的微处理器设计和架构IP被大规模应用于移动设备之中,ARM的客户包括高通、华为、苹果等公司。

在ARM之前,英特尔和AMD为代表的X86阵营已宣布停止向俄罗斯供货。事实上,随着近些年西方持续加大对俄制裁力度,俄罗斯企业一直在试图替代英特尔和AMD的CPU产品,该国自研的Elbrus和Baikal处理器采用的便是ARM架构。

Light Reading报道截图

Light Reading评论称,ARM断供对俄罗〖luo〗斯客户来说可能是“毁灭性”(devastating )的打击,因为他们一直将ARM视为X86的替代选择。该报道还提到,随着英特尔、AMD和ARM相继断供,俄罗斯可能会失去建设和运营数据中心所需的基本组件,而数据中心是支撑互联网的基础设施。

市场调研机构Omdia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全球77%的数据中心服务器使用英特尔处理器,AMD份额为18%,剩下的5%则基于ARM。不仅如此,ARM的目标是到2028年占据90%的移动处理器市场、65%的网络设备市场、25%的数据中心/云市场、90%的物联网芯片市场和90%的车载信息娱乐和驾驶辅助市场。

数据来源:Statista

目前,俄罗斯拥有规模较小的云服务提供商Yandex和Mail.ru,以及DataLine和Rostelecom等数据中心运营商。2021年,Yandex宣布与俄罗斯国有银行VTB合作,计划建立自己的服务器硬件业务。Light Reading报道称,Yandex想要寻找一家不受制裁的供应商,它可能直接从ARM购买IP服务或依靠与ARM有合作的俄罗斯伙伴,但现在这不再是一个选择。

本月初,Yandex曾就供应问题向投资者发出警告。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相信,目“mu”前我们数据中心的能力和其他对运营至关重要的技术,将使我们至少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继续正常运营。但如果「guo」在我们的业务或产品中使用的硬件、软件或其他技术的供应长期中断,并且假设我【wo】们无法获得替代来源,我们的运营可能会『hui』随着时间的推移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Light Reading报道指出,目前尚不清楚俄罗斯运营商和云计算公司是否能找到变通办法,从这家英国公司“si”的非俄罗斯客户那里获得基于ARM的处理器。该报道同时提到,中国公司华为目前同样无法获得使用美国技术的芯片,但华为一直依赖与ARM的关系来设计自己的服务器处理器。而ARM拒绝透露其与华为的合作是否受到最新制裁的影响。

2021年3月,ARM方面在回应与华为(wei)的合作关系时曾指出,“ARM既有源于美国的IP,也有非源于美国的IP。经过全面的审查,ARM确定其《qi》ARM V9架构不受美国出口管理条例(EAR)的约束。ARM已将此通知美国 *** 相关部门,我们将继续遵守美国商务部针对华为及其附属公司海思的指导方针。”

2021年,ARM发布最新的V9架构

,

新2开户www.huangguan.us)是一个开放皇冠正网即时比分、新2开户的平台。新2线上开户平台(www.huangguan.us)提供最新『xin』皇冠登录,皇冠APP下载包含新皇冠体育代理、会员APP。

,

对于俄罗斯来说,AMD、英特尔和ARM的最新动作不会立即造成“灾难”,因为俄罗斯已经储备了保证数据中心运转正常的芯片库存。然而,正如Yandex所透露的,这种库存最终将耗尽。Omdia数据中心IT部门的首席分析师Manoj Sukumaran警告称,被切断处理器供应的俄罗斯公司可能会被迫“缩减其扩张计划”,互联网服务可能会受到影响。

Light Reading提醒称,俄罗斯还有一个选择是进一步投资RISC-V,这是X86和ARM架构的替代品。Sukumaran透露,几家俄罗斯公司已经在开发使用RISC-V的处理器。这些公司包括科技投资公司Rostoc、服务器制造商Yadro和设计公司Syntacore。但考虑到生态成熟性等问题,RISC-V要成为可行的第三种选择,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观察者网注意到,RISC-V国际基金会成立于2015年,该机构2020年3月将总部从美国迁往瑞士。在官网上,RISC-V国际基金会写道,“我们注册在瑞士,是一个真正的全球组织。作为一个非盈利组织,RISC-V国际基金会在产品或服务方面不维护任何商业利益。RISC-V也不代表任何国家或地区采取政治立场。我们很自豪地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组织,在这个处理器创新的新时代携手合作。”

,RISC-V国际基金会官网截图

2021年6月,成为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国际RISC-V基金会理事李世默曾在RISC-V2021中 *** 会演讲中提到:

我将全球化‘hua’1.0称作世界秩序中的X86,这个体系是封闭的,任何国家要想在这一体系中取得发展,都必须采用西方的自由主义政治、新自由主义经济。而科技的进步并没有解决这些问题,反而巩固了少数人的特权,让不平等的趋势进一步加剧。随着全球化1.0的搁浅,人类迫切需要全球化2.0的出现来引领世界。从单一走向多元,从排他走向包容,从普世走向普惠,从封闭的x86走向开源的RISC-V,这就是历史潮流推动下的全球化2.0。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峰会上,中科院大学教授、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包云岗发布了国产开源高性能RISC-V处理器核心――香山。今年2月,包云岗在微博上透露,香山已经回片,调试目标也已完成,后续将继续进行性能优化。目前,RISC-V国际基金会董事会中已经有超过一半的席位来自于中资企业,来自中国的技术人员在多个技术领导小组中担任Chair/Co-chair的职务。

包云岗微博截图

制造仍是难题

诚然,RISC-V不持有政治立场对俄罗斯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俄企仍可以基于RISC-V进行芯片设计,但半导体制造对俄罗斯来说仍是一大难题。

当地时间3月19日,《华尔街日报》发文称,提供高端芯片的韩国和中国台湾,以及提供光刻胶等关键芯片制造材料和设备的日本,已经宣布禁止向俄罗斯出口被美国列入出口管制清单的物品。这些动作切断了俄罗斯获取高端芯片以及自主生产芯片所需的材料和设{she}备的渠道。

经济学人智库亚洲区域主任汤姆・拉弗蒂(Tom Rafferty)表示,对俄罗斯而言,多国协同制裁的影响将是巨大的。“大规模的出口禁令将针对半导体,尤其是高端半导体,韩国和中国台湾几乎垄断了这些半导体的生产。因此,俄罗斯可以依靠的任何地方都不会有这种供应。”

在美国对俄出口管制后,全球最大的晶圆代工厂台积电已表示,该公司将遵守美国的出口管制措施。而提供大量存储芯片和显示面板供应的三星电子也宣布,由于地缘政治情况的发展,它已暂停向俄罗斯供应其所有产品,并正在监测情况。

研究过俄罗斯工业状况的西方半导体行业高管表示,俄罗斯的芯片制造技术落后于行业领导者台积电超过15年。该国领先的芯片制造商米克朗集团(Mikron Group)表示,它是唯一一家能够大规模《mo》生产65纳米制程的俄罗斯本土公司,而这种技术在2006年左右已在半导体行业大规模量产。米克朗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台积电制程发展路线图 图源:台积电

目前,俄罗斯部分自研芯片正交由台积电代工。今年2月,一位消息人士向《俄罗斯商业咨询》(RBC)透露,如果台积电拒绝合作,俄罗斯自研的Elbus CPU(2015年披露在研,有外媒报道称高性能版Elbrus-8CB使用ARM架构,台积电28nm工艺,2021年底被传试验失败)、Baikal CPU(Baikal-M型号,ARM架构,台积电28nm工艺,2021年10月开始出货)、Skif SoC等处理器将无法生产,寻找替代的代工厂将“相当困难”。

tom'sHARDWARE :俄罗斯自研的Elbrus CPU测试失败,“一个完全不可接受的平台”

但《华尔街日报》同时指出,虽然制裁似乎会限制俄罗斯获得芯片供应,但实际影响无法完全确定。分析人士指出,即便国际科技制裁立即生效,但其影响将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才能在俄罗斯的战略产业中体现出来。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俄罗斯直接采购芯片的量不到全球的0.1%,且分析机构IDC数据显示,俄罗斯2021年的ICT(信息和通信技术)市场规模仅有约503亿美元,而全球市场总额高达4.47万亿美元。

事实上,国防军事等关键领域使用的半导体,并不像消费级产品一样特别注重功耗和面积,因此研发难度相对较低。而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文件,最新的出口管制针对的就是俄罗斯军事用户,很多卖给俄罗斯消费者的普通电子商品不在管制之列。同时,如果该设备是用来保障飞行或{huo}航行安全,供给在俄罗斯的西方合资企业,或有人道主义用途等,即便在管制清单之内,有关申请仍可能获批。华盛顿一家‘jia’研究中心的高管称,鉴于成本和技术原因,俄罗斯不太可能从智能〖neng〗手机等设备中获得芯片并将其重新用于武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